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港澳人士:“我們都受益於改革開放”

來源: 人民日報          發佈時間: 2018-08-23

  在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榮譽室裏,一頁批准文件鑲在鏡框裏,文件名為“外資審字(1980)第一號”。這是38年前中國外資管理委員會為首家合資企業發放的“準生證”。拿到這張“準生證”的,正是香港企業家伍淑清。

  此後,港澳地區的資金、技術、人才和管理經驗源源不斷進入內地。

  見證40年滄桑巨變

  1978年,30歲的伍淑清第一次到內地。從香港坐火車到羅湖,走過深圳河上的橋,到了當時還一片空白的深圳,再搭車到廣州,再坐飛機到成都……當時內地還是一派百業待興的景象,但她看到了內地發展的強大動力。

  1984年,伍淑清在香港《大公報》撰文稱,內地發展30年趕上海外100年。“發展靠什麼?靠人才!我第一次到內地就看到人們很好學,真的是拼命地學,一旦下了決心就堅決去做。”伍淑清説,內地改革的勁頭堅定了她到內地尋找合作機會的信念。1979年,中國政府決定開通中美直飛航線,中國需要成立一家能自己生産航空配餐的食品企業,伍淑清與時任香港美心集團總經理的父親伍沾德北上與有關部門展開闔作談判。雙方雖有誠意,但由於沒有先例,談判過程非常曲折。“內地當時計劃經濟的氛圍很濃,對現代企業制度也不熟悉,我們在具體細節上達成共識還很困難。”伍淑清説,這第一步邁得很艱難,也很可貴。

  德勤中國首席執行官曾順福説,1995年他從香港調往上海德勤會計師事務所中國總部,為企業做上市服務。彼時,由於內地第一部企業會計準則發佈剛滿兩年,大部分內地企業的公司治理和財務合規水平距離上市還存在差距。

  曾順福剛到內地工作時,德勤在內地只有一兩百號人,隨著內地業務需求增長不斷擴充,德勤中國現在擁有了近14000人的專業隊伍。龐大的業務量、豐富的經驗,從業20多年的曾順福見證了一家又一家內地上市公司的快速成長。“企業不單單只是越做越大、融資越來越多,他們在經營管理上也越來越規範,公司治理水平越來越高,這是他們能不斷做強的重要原因。”曾順福表示,改革開放以來,內地企業不僅在效益上成就突出,在經營理念上也有很大轉變,不再單純以規模論英雄,開始更加重視産能利用率、內控制度建立等。

  開放,不只是引進來,也有走出去,做大做強的內地企業,紛紛邁出走向海外的步伐。“為了服務在海外的中國企業,德勤不僅在中國設立了20多家分支機構,而且在全球13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立了中國服務部。”這些年,曾順福在全球各地出差過程中明顯感覺到,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力度明顯加大,在海外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相比于國內市場,企業走出去面臨的不確定性更多、風險更高,要走得好並非易事。史密夫斐爾律師事務所北京分所管理合夥人鄒兆麟,從上世紀90年代起就開始給內地企業赴境外上市融資提供法律諮詢,也是較早為內地企業赴海外投融資或並購提供法律諮詢服務的香港專業人士。“內地企業走出去,總體上是越來越理性、成熟的。”鄒兆麟説,最初內地企業對開展海外業務比較盲目、風險防範意識薄弱,“現在內地企業更理性了,對項目風險有了預判”。

  企業快速成長的背後,是營商環境的改善和專業服務水平的提高。1984年鄒兆麟第一次到內地時,內地第一家律所誕生還不滿一年。“改革開放帶給內地的進步是全方位的,商事法律法規基本與國際接軌,內地律所和執業律師的專業化、國際化水平大大提升。”鄒兆麟説,90年代初,內地大一點的律所不過五六家,後來對國際市場的理解就已經趕上來了。特別是最近五年,越來越多留學歸國的人才加入其中,國內律所國際化的腳步快馬加鞭,部分內地律所的業務水平已處在行業頂尖位置。

  改革開放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

  “改革開放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主席吳志良60年代出生在廣東的一個農村,于1985年從北京外國語大學葡萄牙語專業畢業後到葡萄牙留學,隨後移居澳門,成長為著名的澳門問題研究專家。他説,不僅自己和家鄉的同齡人因改革開放改變命運,許多澳門人也得益於內地改革開放賦予的成長機會。吳志良介紹,過去的30年裏,僅暨南大學就培養了兩萬多名澳門籍大學生。

  “我們都受益於改革開放。”這是港澳人士在接受採訪時表達的共同心聲。由於特殊的地緣條件和歷史淵源,港澳在國家改革開放過程中發揮著連通內地與世界的橋梁作用,也為港澳同胞發揮自身優勢融入國家改革開放大局提供了條件。

  “如果沒有改革開放,我頂多就是個在香港做地産業務的律師吧。”鄒兆麟笑言,如果沒有數量龐大的內地企業對法律服務的需求,自己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業務,更沒有機會為內地企業走出去發揮作用。但與一般律師不太相同的是,鄒兆麟不單純只是為走出去的內地企業提供簡單的法律諮詢,而是會設身處地為客戶提供更明確的戰略建議。

  盡心竭力的背後,除了敬業精神,也有個人情感的驅動。“新中國成立前,我們長期被人欺負,我很渴望國家能夠在國際舞台上重新站起來。”鄒兆麟本科就讀于港大中國歷史專業,後修讀法律,成為一名執業律師。鄒兆麟很為中國今天取得的成就自豪,“我們經濟發展的底子很薄,能夠幹得這麼快這麼好,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伍淑清不僅因為拿到第一張闔資許可而出名,更憑藉她連通中外的中間人角色而廣受尊敬。30多年來,伍淑清陸續帶了100多個外商團到內地,帶領他們了解內地的發展情況,並且引進投資。隨著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力度加大,伍淑清的工作有了新的重點。她説,她要利用全球世界貿易中心協會這個平台,把中國與世界300多個城市和100多個民間非官方的企業連接起來,形成一個全球聯網機構,加大中國與世界的交流與對接。

  年輕人的舞台是整個中國

  隨著內地開放程度越來越高、改革發展步入新階段,港澳如何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港澳青年如何緊抓國家發展機遇,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在國家‘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等重大發展規劃中,香港還是有著很強的國際網絡優勢和專業積累。”曾順福頗有信心地説,香港回歸20多年,對國家發展需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香港仍然有條件發揮好橋梁作用。曾順福特意強調,香港年輕人需要把眼光放大到整個中國,大膽到內地尋找發展空間,“他們的舞台不應該僅僅是港澳,而是整個中國。”

  吳志良認為,澳門是個中西文化薈萃的地方,跨文化交流優勢明顯,在國家對外交往特別是與葡語國家交往過程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平台作用。吳志良所負責的澳門基金會近些年每年都會組織一批澳門優秀青年到內地參訪交流。“我們一直都在推動澳門的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的發展,認識祖國的文化,使他們在這個過程中能夠找到自身的發展機會。”吳志良説,希望澳門的青年將自己個人的發展和國家的發展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從2008年開始就與妻兒定居北京的鄒兆麟,每年到故宮博物院的次數比“老北京”都多,對於目前在京的生活,他感到很享受。鄒兆麟希望,能有更多香港青年努力融入到內地的生活和文化中,用開放的心態發現更多的發展機會。採訪鄒兆麟時,恰逢國家相關部門宣佈港澳台居民可申請內地(大陸)居住證,他對此感到很欣喜。“這一定會鼓舞更多香港年輕人到內地逐夢!”鄒兆麟説。(馮學知 鄒文雪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387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