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香港畫家李志清:圖解金庸的“武俠世界”

來源: 新華社          發佈時間: 2018-11-05

  因繪製《射雕英雄傳》封面和插圖而結識金庸的香港畫家李志清,在得悉金庸先生去世後為兩件事後悔不已:一是幾年前無意間錯失了最後一次見到金庸的機會,二是他原打算今年12月把自己設計創作的金庸小説人物的郵票手稿送給金庸,沒想到金庸先行了一步。

  畫家李志清在香港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11月1日攝)。新華社發(王申 攝)

  在香港九龍荔枝角青山道的一座工業大廈裏,坐落著李志清的工作室“青山水閣”。工作室的四壁挂滿了他創作的武俠人物和山水畫。20多年來,李志清根據金庸小説創作了數百幅插畫、漫畫和山水畫,並多次受到金庸讚許。他對金庸的離去深感悲痛:“懷念、感謝老先生給予我們那麼美好的夢,那麼豐富的快樂。”

  郵票上的武俠——香港將首發金庸小説人物郵票

  香港郵政計劃于12月6日發行“金庸小説人物”特別郵票一套六枚,小型張一張。李志清正是這組郵票的設計者。

  這套郵票展示金庸筆下的一些重要小説人物和經典畫面,包括《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和黃蓉,兩人背倚大雕,分別手持長弓和打狗棒,抵擋蒙古大軍;《神雕俠侶》中的終南山活死人墓裏小龍女臥躺麻繩鋪,楊過端坐寒玉床;《書劍恩仇錄》中的陳家洛牽馬持劍,緩緩而行;《笑傲江湖》中任盈盈與令狐衝正琴簫同奏;《倚天屠龍記》張無忌修煉九陽神功;《鹿鼎記》韋小寶和康熙皇帝初識時比武打鬥的場面。而小型張畫的是《天龍八部》中的三位主角喬峰、段譽、虛竹,背景輔以《易筋經》和《六脈神劍》。

  此次郵票發行還有一本小冊子。“我畫了50幅白描的太極拳在小冊子內,當快速翻過時,便能看到連續的太極拳動作。“李志清邊説邊現場為記者示範太極拳動作。

畫家李志清在香港的工作室展示他畫筆下的金庸作品和人物(11月1日攝)。新華社發(王申 攝)

  有很多人感慨:金庸先生離去,是不是意味著武俠時代的結束?李志清對此持否定態度:“武俠精神自墨家開始有幾千年之久,金庸先生大才,其武俠小説是天時地利人和創造出來的載體。武俠文化未來會以不同形式流傳下去。”

  畫裏畫外的金庸——“回首射雕處,千里暮雲平”

  “我和金庸先生的緣分始於畫金庸日文版小説封面和插畫,然後就是《射雕英雄傳》和《笑傲江湖》漫畫,1998年與金庸的明河社合組明河(創文)出版社,到2002年又為金庸小説第三次修訂的大字版共繪畫了72幅水墨封面。”李志清説,他十幾歲就開始讀金庸武俠小説。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由於一位日本漫畫編輯的引薦,他在一個飯局上第一次見到了偶像金庸先生。

  “金庸先生特別有禮貌,是一位謙謙君子,一位很慈祥的老人。記得我問過他有沒有什麼座右銘,他説:‘全力以赴,努力不懈’。”李志清回憶。

  《射雕英雄傳》的漫畫,是李志清和金庸最早合作的一部漫畫,李志清花了整整三年零八個月的時間,畫成了38本漫畫。後來,這部作品也成為了被翻譯版本最多的一部作品,發行到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日本、韓國、印度尼西亞、法國等地。

  李志清畫的金庸小説人物自成一派,更加入了他的獨特創意。有趣的是,他還將金庸本人的形象畫到了其武俠小説的經典場景中。在李志清的畫中,你能看到各個年齡段的金庸“走進”畫中,和其武俠小説中的人物融在一起:

畫家李志清在香港的工作室展示他畫筆下的金庸作品和人物(11月1日攝)。新華社發(王申 攝)

  ——金庸19歲那年,在中央政治學校外交係就讀,常在一條窄窄的長凳上一睡幾個小時而不會掉下來。後來金庸在《神雕俠侶》中描寫小龍女躺在一根繩索上睡覺的經典場景就來源於此。

  ——金庸35歲執導電影,同年創作《射雕英雄傳》,李志清把金庸先生拍電影的場景和梅超風畫一起。

  ——金庸59歲時,赴日本見圍棋名家林海峰,並拜林海峰弟子王立誠為師。他對圍棋的熱愛,早在40歲左右創作《天龍八部》中的“珍瓏棋局”中可以看出。李志清將金庸先生和《天龍八部》中星宿老怪等高手畫在一起,讓高手圍坐在金庸先生旁,共同猜想棋局。

  ——金庸74歲時,李志清畫了一幅郭靖騎馬射雕的長畫拿給金庸先生題詞,金庸題“回首射雕處,千里暮雲平”。

  為了表達對金庸的尊敬和喜愛,2017年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開幕時,李志清曾首次擔當策展人,策劃了為期3個月的“繪畫·金庸”展覽,展出了他畫的100多幅與金庸有關的畫作。

  傳統文化之根——金庸小説元素成創作“藥引”

  金庸對李志清畫作評價頗高,稱讚他畫的武俠男子漂亮、瀟灑。他1997年時為李志清題詞:“飄逸畫筆,畫風雲人物”。2007年,台灣出版了《金庸散文》,金庸先生專門寄給李志清一本散文集,並在扉頁上題詞:“李志清先生,可惜這本書沒有你的插畫”。

畫家李志清在香港的工作室展示他和金庸先生的“情緣”(11月1日攝)。新華社發(王申 攝)

  “金庸武俠小説裏面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根,例如降龍十八掌講的是《易經》,招式名稱都取自《周易》;獨孤九劍蘊含的是“無用之用乃為大用”的莊子哲學,獨孤九劍無招,隨對方的招式而定,遇強愈強。金庸小説的每一種功夫都藏有不同的哲理,也令我思考如何將哲學無招勝有招地置入繪畫中。”李志清介紹,在他看來這些已經不再是劍招,而變成了繪畫的手法,甚至成為創作的“藥引”。

  畫金庸小説人物20多年來,李志清從最初畫武俠小説插畫、封面、漫畫,到漸漸開始有更多發揮的水墨畫,不斷尋求突破創新。智勇雙全、有情有義的蕭峰,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郭靖,瀟灑豁達、敢愛敢恨的令狐沖和任盈盈……這些經典金庸武俠人物被李志清用畫筆進行了再創作。由金庸小説延伸出來的三種主要的繪畫創作:插畫封面、漫畫和水墨畫,只有李志清一人是三者都有涉獵。

  李志清最喜歡的金庸小説人物是瀟灑自在的令狐衝,他希望自己也能像令狐衝那樣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做到遊走于出世與入世之間的境界。

  從畫家的審美角度看,李志清認為金庸筆下最美的女子是小龍女,“雖然金庸先生對小龍女的美正面描寫不多,比較抽象,但這種內在的和想象中的美恰恰是最美的”。

  李志清認為金庸筆下武功最厲害的是掃地僧、獨孤求敗、王重陽,他們在小説之外,出神入化。

  李志清理解的武俠精神,要分開“武”與“俠”。“武”不是衝動,是有能力了還要有心去幫助別人;“俠”的精神,正像金庸先生所説的,最高是“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在武俠世界中的對決,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刀光劍影的溝通,在過招間惺惺相惜衍生情誼。(記者李濱彬 閔捷)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858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