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千種風情凝海港,一碗糖水念香江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19-01-10

千種風情凝海港,一碗糖水念香江

社聯部 趙峰

 

一碗糖水,香港味道。(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香港,或如初見般的期待,或如記憶中的風情。雖然有太多的言語可以訴説香港,太多的圖像可以描繪香港,太多的歌曲可以頌唱香港,太多的電影可以表達香港,可如果真要用一個描述來概括心中的香港,我卻詞窮語盡。香港的內在多源、外在多元,如果只用自己熟悉的尺度和框架去衡量和評價,難免流於片面,無法展現她的千種風情。

  小時候,雖沒來過香港,卻一直在心裏惦記她,嚮往她。香港的一個世紀,是鴉片戰爭的屈辱;是淪陷於日寇的絕望;是亞洲四小龍的崛起;也是回歸祖國懷抱的榮光。香港的一年,是太平山的初春,滴翠沁芳;是南丫島的盛夏,碧濤白浪;是郊野公園的秋天,遍山紅葉;是維園的冬日,人聲鼎沸。香港的一天,是中環的早晨,西裝革履白領們的匆忙步伐;是尖沙咀的正午,購物中心裏熙熙攘攘的人群;是大澳的黃昏,夕陽吻著的沙灘海岸;是旺角的黑夜,人聲燈影的交錯闌珊。

  十年前在香港求學時,她的優雅,她的美麗,深深地印入我的腦海。吐露港煙波浩渺,是余光中詩情搖蕩;淺水灣歌舞昇平,是張愛玲文思徜徉。金庸的武俠世界,劍影刀光;倪匡的科幻天地,兒女情長。蔡瀾的飲食真經,饕餮盡嘗;黃霑的歌詞曲文,美句華章。無間道上,瀰漫著梁朝偉的徬徨;胭脂扣旁,縈繞著梅艷芳的感傷。百變時裝,有著張天愛的雲裳;千千闕歌,那是張國榮的吟唱。一處處美景,一幅幅圖片,一段段故事,承載著香港的歷史;一個個姓名,一張張容顏,一串串記憶,無不展現著香港融貫中西的文化。

  離開香港很久後,因為工作關係又重返故地。每天工作於此,生活於此,逐漸對香港,尤其是對香港飲食又有了全新的認識和感受。作為馳名中外的美食之都,香港既有來自全球各地的特色美食,也有延續百年的傳統風味;既有光彩照人的米芝蓮餐廳,也有深藏不露的街邊排擋。多元的文化,造就多元的美食,只有生活在其中,體驗在其中,才能真正感受到她的魅力。

  香港美食,我最愛是糖水。香港人管吃甜品叫“食糖水”。承襲了廣東飲食傳統與文化的香港,將糖水格局推向了更多元且獨特的境界。香港的糖水種類繁多,看似簡單的原材料,能組合出千變萬化的美味,且具備“夏秋去暑燥,冬春防寒涼”的功效。紅豆沙、芝麻糊、絲襪奶茶等傳統糖水融合了中國風,典雅細膩;西米撈、楊枝甘露、摩摩喳喳等新派糖水融合了西洋風,時尚新穎。博大精深的底蘊擁有兼容並包的胸懷,中西合璧,古今交融,造就了香港糖水迷人的味道和獨特的風格。

  香港作家亦舒説過:人生無常,先吃甜品,既然盡歡,也就無憾。這句話也折射出香港人對於糖水的熱愛。或飯後茶余,或休閒小憩,隨時隨地來碗糖水,已成為很多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糖水也已融入香港人的精神世界,被賦予歷史傳承與時代創新下的愉悅與幸福。

  靈活的飲食方式,體現著香港開放、自由的環境;繁多的糖水種類,也反映出香港人傳承、創新的精神。不管糖水的做法複雜與否,香港人從不簡化這些工序,即使是一個小小的步驟,他們也會保持一如既往的認真態度。但堅持傳統工藝的同時他們也不盲從,不放棄自己的思索,靈活多變地完善每一個小細節,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獨特配方。這看似簡單的推陳出新,也是香港精神的一種體現。一款款經典糖水,背後或是匠心傳承,或是探索創新,靠的是經年累月投注心血汗水的刻苦耐勞與勤奮拼搏,其間也融匯著香港人開拓進取與靈活創新的精神。

  一碗糖水,香港味道。她是現實的,充滿生活氣息的畫面;也是詩意的,恍若電影蒙太奇的片段。粵語的“收工了,去食番碗糖水好喇”,不正像唐代詩人白居易《問劉十九》的那句:“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嗎?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34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