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向一朵花致敬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19-02-04

向一朵花致敬

研究部 王珺

 

工作是最大的尊嚴。(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你仔細觀察過一朵花嗎?即使小如米粒,也是毫不馬虎,花瓣花蕊認認真真排列,工整得如一首格律詩詞。

  你注意過嗎?馬路邊井箅下山石間,不時有一朵孤單卻頑強的小花,努力從堅硬的縫隙中掙脫出來,仰著燦爛的笑臉。

  在香港,常常可見各色各樣的花草,不名貴,也不嬌氣,尋常一棵樹一枝草不知不覺就開花了,我從不覺得她們卑賤,倒是特別喜歡她們在質樸中努力綻放的勁頭。

  我曾經遇到一位司機師傅,皮膚黝黑身材粗壯卻是養花好手,他的大巴車前窗下,擺滿了各式花草,每個花盆都不大,放在一起卻洋溢出一片蔥蘢。有一盆小草的葉子只有指甲般大,薄薄的,陽光透過來,每一片葉子像透明的翠玉,讓人陡生喜愛。師傅告訴我這叫“銅板草”,讓我儘管拔。我只小心拔了一株,她太弱小了,根莖細如縫衣線,我恐怕她三小時後縮水下飛機就找不到了,藏在空瓶子裏一路悉心呵護。回到北京,按司機師傅所囑:充足的水和陽光。但也忍不住擔心:能活嗎?果然,只需水和陽光,這株小草不僅活了,很快長成一片,衍生出一盆。葉片仍然纖細單薄,但每一朵都不含糊,冬天也都綠綠的,在北方一片枯黃單調中,蔥蘢歡喜。初夏時分,小傢伙居然開了花,火柴頭般大小,齊齊站滿花盆。

  人也可以有這樣的品質。

  在香港,我常常被那些普通港人勤勤懇懇工作的樣子所感動。只要手裏有一份工作,不論這份工作是端坐于寫字間,還是在街道碼頭推車搬運貨物,或是在洗手間擦地板,他們的神態只有專注和認真,沒有一絲的懶散。他們手裏做著這份工,偶爾抬頭碰到你的眼神,友好地點點頭,從他們臉上看不到自卑。工作是他們最大的尊嚴,不論這份工作是高雅或是粗笨。這份尊嚴也體現在他們對待自己,搬運小哥也可以是型男,頭髮齊整,身材有型。

  在北京工作時,有一次來香港出差,離開酒店關電閘誤按了房間“勿擾”開關,下午回到酒店,同事過來説:服務生看見門口“勿擾”指示燈一直亮著,就沒有打掃房間,一直等著。知道我和同事是同伴,一見他回來,特意托同事問是否可以打掃。如此負責,讓我讚嘆不已。

  還有一次我在中環想坐船去九龍,不知道怎麼去碼頭,剛打開地圖看,一位警察主動走過來,很有禮貌地用普通話問: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嗎?他非常詳細地告訴我路線後,怕我聽不懂,一直送我到能看見碼頭。

  身邊也常常有一些小細節,充滿良善與感動。

  在香港餐館點菜時總有服務生善意提醒:菜量差不多了,不夠再點。從不為了多掙錢而鼓勵多點。晚上去街市買榴蓮,帥哥老闆好心告訴我:今天好的榴蓮賣光了,剩下的不好吃,不要買了。我就衝著他的誠實,額外多買了幾種水果。宿舍打掃樓道的曾經是一位老婆婆,我從未見過她的臉——她駝背幾乎九十度。婆婆總在半夜工作,我每次深夜回來,都見到瘦小孱弱的老人拿著比她高的拖把,用力擦地板,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令人心疼。只要見到婆婆,我就把銀包裏的零錢通通給她,怕傷老人自尊,我説不喜歡帶零錢。

  一朵小花,基因註定這一生就是微小單薄,偏處一隅;這些普通百姓,或許一輩子淹沒在蕓蕓眾生當中,默默無聞,不會有顯赫聲名騰達事業,不會有眾人矚目的高光時刻——但他們依然能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裏,不張揚,不自卑,不敷衍,不懈怠,努力做到尊重陽光和水,努力做到尊重勞動尊重規則尊重他人,純樸乾淨自律自尊。最好地綻放,最好地精緻。

  這些,足以讓我滿懷敬意。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54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