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我覺得自己已是故宮人”——一名香港大學生的故宮實習故事

來源: 新華社          發佈時間: 2018-02-26

  “現在有關於故宮的新聞我一定會關注,因為覺得自己已經是故宮人了。”香港大學文學院藝術歷史系大三學生莫芷茵近日告訴記者。

  莫芷茵2017年暑假參加了香港特區政府民政事務局與廣東省青年聯合會首次合作舉辦的“故宮博物院青年實習計劃”。作為15名香港青年代表之一,莫芷茵前往北京故宮博物院實習,近距離地感受到了祖國傳統文化的魅力。

  對於這次為期六周的實習,莫芷茵感覺到意猶未盡:“我覺得實習時間挺短,希望再長一點。”

  在六周時間裏,莫芷茵在故宮博物院的書畫部實習,參與計劃書撰寫、展品資料核校、展品介紹翻譯等展覽策劃工作。其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參與了北宋名畫《千里江山圖》特展的策劃工作。

  “《千里江山圖》年代久遠,容易破損,很難得拿出來展出。我能親眼目睹並親身參與策展,非常榮幸。”莫芷茵説。在展覽策劃中,她受命翻譯《千里江山圖》的介紹文字,發揮了自己作為香港大學生的英語優勢。

  實習期間,莫芷茵參觀了故宮博物院裏不少平常少有機會進入的區域,還嘗試了裱畫、制紙等傳統技藝。“我們參觀文物醫院,親眼見到‘故宮男神’王津修復古鐘錶;在修繕技藝部看老師修復青銅器,學了一點焊接、雕刻、除銹技術,還被允許上手幫忙。”回憶起實習期間的經歷,莫芷茵難掩興奮。

  10多年前,陪家人回內地探親的莫芷茵第一次來到了故宮。對於當時的她而言,故宮不過是一個“要拍照留影的景點”。如今,莫芷茵已是主修藝術歷史專業的大學生。在她看來,故宮的分量重了不少,是了解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寶庫,也讓她對中國傳統文化和自己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更為明確。

  莫芷茵説,進入大學後,她對中國藝術産生興趣,尤其鍾愛古代青銅器和陶瓷。2016年底,莫芷茵通過媒體得知特區政府將開辦以故宮為專題的大學生實習計劃,她遞交了申請,並通過層層面試,最終入選。

  實習期間,莫芷茵每天一早來到位於故宮南三所的辦公室上班,下午下班後與實習夥伴在故宮周邊的衚同裏漫步。與故宮朝夕相處的她,對這座古老宮殿煥發的新生機印象深刻。

  “故宮近幾年變化很大,開放面積比例提高到約八成,展品的保護措施和展示方式都有了很大改進。”莫芷茵説,此外,故宮在歷史文化的“活化”上下了不少功夫,利用互聯網、手機應用程序和富有趣味的文創産品,吸引年輕人了解古老文化。

  實習結束時,莫芷茵購買了不少故宮文創産品,帶回香港送給親朋好友。“我給弟弟帶了印有‘尚書房’的電腦包和印有‘狀元’的筆,給媽媽帶了‘儲秀宮’冰箱貼。”她説。

  莫芷茵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貼上了以《千里江山圖》、青花瓷等為圖案的貼紙。“我之前想象不到故宮會以如此活潑的方式跟我在一起。”莫芷茵説,這種吸引年輕人對歷史文化興趣的方式值得香港的歷史和藝術教育借鑒。

  對故宮的深入了解,讓莫芷茵更加期待香港西九龍文化區正在興建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故宮目前展出的藏品不到其藏品總量的1%,希望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開放後,可以有故宮文物到香港展出,讓更多香港市民近距離感受中國傳統藝術文化。”她説。

  這次實習還讓莫芷茵收穫與內地同齡人之間的友誼。“我與一名參加實習的廣東同學專業相同,她對中國藝術學得更精,我可能相對更了解西方藝術,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繫,不時相約看藝術展。我以前沒有想過會與內地同齡人建立這樣密切的聯繫。”

  據介紹,香港特區政府民政事務局今年將繼續舉辦這一青年實習計劃,除了已有的北京故宮和四川臥龍自然保護區兩個項目外,還將新增甘肅敦煌和中國科學院兩個目的地。莫芷茵表示,她對敦煌很感興趣,今年會考慮嘗試申請。(記者 郜婕)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172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