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前景·機遇·路徑——代表委員暢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來源: 新華社          發佈時間: 2018-03-09

  兩會期間,多名港澳代表委員受訪時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總量龐大、發展潛能巨大,其廣闊前景為港澳提供了與廣東攜手創造世界級灣區的難得機遇,助推港澳搭上國家發展快車,加快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粵港澳大灣區由珠三角9個城市、香港和澳門組成,人口超過6600萬人,面積5.6萬多平方公里,GDP約1.3萬億美元,媲美舊金山、紐約、東京等成熟的世界級灣區,並有望成為全球經濟總量最大的灣區。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出台實施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對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路徑,代表委員們建議,做好頂層設計和統籌規劃,盡可能消除現存壁壘和障礙,創建大灣區高等教育合作平台等。

  粵港澳大灣區前景廣闊

  “粵港澳大灣區擁有區位、政策和‘一國兩制’優勢。”譚志源代表説,粵港澳大灣區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海港群和空港群,經濟活力強,開放程度高,若能統籌協調,實現區內城市分工明確、優勢互補、協同發展,前景不可限量。

  葉建明委員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囊括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科技創新重鎮深圳,又有其他城市産業集群的關聯性支持,以及廣州港、鹽田港等世界級港口,建成世界級灣區的基礎條件良好。長遠來看,粵港澳大灣區必將建成集金融服務、科技創新、産業集群于一體的世界一流灣區,發揮引領創新、聚集輻射的核心功能。

  馬有禮委員説,中央主動部署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不僅著眼于推動該區域迅速躋身世界最大灣區,而且要盡可能消除現存的壁壘和障礙,強化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生産要素的充分有效組合,從而對國家經濟全局産生帶動和輻射作用。

  魏明德委員説,“一帶一路”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灣區提供了疊加優勢。粵港澳大灣區作為對外開放的前沿,擁有僑鄉、英語、葡語三大文化紐帶,是連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重要橋梁。

  大灣區建設為港澳帶來機遇

  葉建明説,粵港澳大灣區解決了香港地域狹小、産業發展失衡、經濟容量有限的發展瓶頸,為其發揮經濟優勢提供了廣闊空間。香港培養研發人才,深圳進行科技創新和産業孵化,東莞等地完善生産配套,整個大灣區産業鏈優勢明顯。

  盧瑞安代表説,隨著區內一系列交通基礎設施相繼完工、開通,“一小時生活圈”讓粵港澳區域旅遊合作進入新時代。香港旅遊業要站在大灣區的高度謀篇佈局,增加資源投入,加強宣傳推廣,帶頭提升三地的旅遊合作和聯合營銷水平,樹立大灣區目的地品牌形象,讓大灣區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級旅遊區。

  呂耀東委員提議,在珠海橫琴打造粵港澳休閒旅遊示範區,突出橫琴在粵港澳休閒旅遊基地的定位,為粵港澳大灣區宜居宜遊建設進行實驗探索。

  馬有禮説,澳門專業人才和科技創新不足,急需投資機會和開放路徑。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更廣泛、深入地參與到大灣區集約式的産業分工和城市群錯位發展,是澳門揚長避短、實現適度多元産業結構調整,從而步入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可行之路。

  大灣區建設路徑要“除障”、創新

  洪為民代表説,有效促進大灣區要素流動,應採取一系列創新措施。例如,提高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的“含金量”,適度調整港澳專業人士專業認證條件,允許合資格專業人士在大灣區執業,為跨境就業人士提供稅務便利等。

  他建議,探討成立半官方及民間的大灣區協調機構、聯盟及溝通平台。例如成立大灣區港口聯盟,更科學高效地處理港口事務,長遠甚至可以成立大灣區港口管理局。他還建議官方、民間日後多以“灣區”名義舉辦跨境論壇、商貿展覽、國際體育盛事等,打造“灣區”品牌。

  葉建明説,粵港澳大灣區的格局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要處理不同的行政、法律、關稅體系,協調區域內要素高效流通,存在諸多困難。建議中央設立領導小組,統籌協調大灣區建設工作,研究解決粵港澳三方合作發展的重大問題,有效破除阻礙。

  黃玉山代表建議,粵港澳三地政府、大專院校和社會共同合作,創建大灣區高等教育合作平台。通過“合作平台”,在大灣區共同建立世界一流的聯合實驗室和協同創新中心,促進大灣區院校及科研機構的國際化,推動大灣區成為世界級的“産學研”重鎮。(記者 劉歡)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263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