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30+,我邂逅了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18-03-12

30+,我邂逅了香港

經濟部 王東升

邂逅香港才發現,這裡最美的風景是人。(圖片來源:文匯報)

  今年跨年前後,朋友圈裏掀起了一波秀18歲照片的風潮,突然意識到00後已經18歲了,原來被“老一輩”嗤之以鼻的80、90突然“佛係”了。時代的車輪總是毫不留情的推著我們向前走,讓一部分人被碾壓,更多人則留下了印記。

  對於我們80後來説,我們曾在奔三的道上一路狂奔,現在不折不扣地走在奔四的路上。對於我們的認知,似乎過了三十歲,就逐漸只剩下身材走樣,皮膚粗糙,眼角下垂,女生變做家長裏短的大媽,男生得面對隨著年齡日益增長的肚腩,成為年輕人口中的“油膩”一族。但是,30+,真的有那麼糟嗎?

  30歲之前,我以為自己會在20歲選擇的城市裏一直待下去,這裡有熟悉的燒烤攤兒,有喝酒吹牛的兄弟,也有妻兒的陪伴。沒想到30歲的時候,我竟然換了一個城市,在香港開啟了全新的歷程,也讓我對生活有了新的認識。

  香港似乎也是一個圍墻:墻裏的人想出去,因為太擠了,太貴了,太累了;墻外的人想進來一探究竟,香港真的衰落了嗎?香港真的人情淡薄嗎?慶倖的是,在香港認識的人,經歷的事,讓這個城市對我而言逐漸有了寬度,有了深度,更有了表情,有了溫度。

  這是一個沒有“年齡感”的地方,社會對三十歲仍然充滿了期待。三十而立,要成家立業有所作為,還有七大姑八大姨的輪番轟炸,雖則如此,身邊那些30歲+的朋友們,依然能把生活過得無比精彩。見過工作之餘讀完雙碩士考了“一身牌”傍身的,緊張工作以外還能把愛好作為第二份事業寫公眾號做平台成為一個“斜杠青年”,也有辭職去歐美讀書遊歷只為探究人文和社會的,還有利用假期不為名利去做人道主義志願者只為還原一個真實的世界的,這些都是我朋友圈裏的三十歲之光。更不要説70歲的澳籍香港大叔為了開拓國內市場,請北大中文畢業生做普通話老師從拼音學起,握著我手説,“小王啊,我煲冬瓜(普通話)不好,但是better late than never喔!”

  這是一個充滿了“生活家”的社會。上至老伯下至孩童,大家對這個世界依然上癮,充滿好奇。週末的行山徑都是三兩成群的行山愛好者。我驚訝于香港有40%的土地仍作為郊野公園供市民休憩使用,散佈在海上的離島,每一個都有不同的味道。我初時納悶,怎麼香港同胞無論見到什麼都會説“好得意呀”,後來等我行山見到野豬,市區的火烈鳥,水塘邊的猴子,我也不自覺的説了句,“好得意呀!”街市的大媽總喜歡和你多聊兩句,告訴你不時不食,什麼食材怎麼處理,再順手送棵小蔥。香港人還喜歡用符號寄語美好的期望,比如年夜飯裏總是少不了發菜蠔豉(發財好事)這道菜,生菜打底放上發菜和蠔豉,希望一年生財發財,小朋友開學的書包上也要挂棵蔥和芹菜,希望新年聰明勤奮。每當見到此刻,總要會心一笑。

  這是一個從政府機構到公司員工都可以承認錯誤及時改正的社會。從高鐵的“一地兩檢”到港交所對於新經濟公司、同股不同權的承認和上市改革,讓評論文章都要冠以“錯過的幸福要彌補回來”的標題,有這樣的政府和監管機構,我相信香港金融行業的光輝會繼續閃耀在香江兩畔。瑪嘉烈醫院輸錯血事件後,醫院檢討事件經過,而且對犯錯護士提供心理輔導,有這樣的處理方式,我相信這個社會絕大多數人會更加負責擔當。曾經打錯的一手好牌,痛失科技創新獨角獸在港發展的機遇,但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推進,我相信香港會在與不同城市的碰撞中産生新的化學反應。

  香港回歸祖國也進入了奔三的行列,讓我更期待香港新的十年,不僅風采浪漫依然,且將更加璀璨耀眼!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27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