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不能忘卻的記憶——與香港畫家雲南采風紀行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18-05-16

不能忘卻的記憶

——與香港畫家雲南采風紀行

宣文部 王新榮

香港畫家參觀雲南陸軍講武堂時重溫歷史。(作者提供)

  總有一些記憶,讓人揮之不去;總有一種聲音,從歷史的深處呼喚;總有一種行走,可以為心靈帶來不竭的力量。2017年歲末年終,我有緣與十幾位香港畫家一道前往雲南采風。凡到訪過雲南的人,對這裡的記憶大多是如畫的風景,多彩的民族風情,道地的特色美食,讓人流連忘返。而這一次,我們不走尋常路,選擇重走長征路,走進大山深處,撿拾文化與歷史的記憶,在回望中感受歷史的滄桑與文化的厚重,在行走中重溫當年革命先輩走過的艱難歲月,在歷史與當下的相互對視中體味幸福的來之不易。幾日行走,我們一路從昆明到會澤,又從會澤到昭通,再從昭通到威信扎西,輾轉上千里,十幾位畫家邊走邊看,邊看邊畫,真可謂“籠天地于形內,挫萬物于筆端”,他們用如椽畫筆記錄下了祖國的大好河山和雲南的風土人情,摹寫下了歷史的滾滾風雲和文化記憶的萬千模樣。

  在雲南近代史上,有“一文一武”兩所學校聞名遐邇,文是西南聯大,武是雲南陸軍講武堂,一文一武,各有韆鞦,成為我們這次采風的第一站。在西南聯大舊址,我們參觀了西南聯大當年的教室,一間異常簡陋低矮的平房,教室裏只有椅子,沒有課桌,還要時不時躲避日軍的空襲。師生宿舍也是茅草屋,他們缺衣少食,生活條件異常艱苦。然而,就是在這樣戰火紛飛、極端嚴酷的環境下,聯大師生上下同心,學術氛圍濃郁,很多教授一生中最重要的學術著作就誕生在此。當時的聯大,大師雲集,群賢薈萃。正如其校長梅貽琦所言:“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在講解員的帶領下,大家還一同重溫了西南聯大校歌:“萬里長征,辭卻了五朝宮闕,暫駐足衡山湘水,又成離別。……韆鞦恥,終當雪。中興業,須人傑。……待驅除仇寇復神京,還燕碣。”聽聞講解員介紹完聯大的歷史、治校精神、理念與成就,拜謁了烈士墓與紀念碑,大家無不為之動容。雲南陸軍講武堂,號稱將星搖籃、革命熔爐,這裡走出了以共和國元帥朱德、葉劍英為代表的一大批革命將領,在推動中國抵抗外侮、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看著一件件展品,聽著一句句解説,重溫歷史,大家深切感受到了中華民族優秀兒女在國家危亡之際勇挑歷史重擔,不怕流血犧牲,頑強拼搏奮進的赤子之心和愛國情懷。

  從昆明到會澤,又馬不停蹄地從會澤趕往昭通,一日輾轉多地,車子開始“抗議”,拋錨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路上。已近傍晚時分,導遊很是著急,畫家們反倒毫無所謂,他們從車上下來,見縫插針,作起了速寫,不一會兒就已完成多幅。每一次停留駐足,畫家們都十分珍惜,不停地拍照、速寫,寄望把那山那水那情留在鏡頭裏,把所見所聞所感畫在作品中。每一次采風寫生,大家都會在茶余飯後,把畫作放在一起,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同行的十幾位畫家,有畫國畫也有畫油畫的,有擅長山水花鳥也有鍾情人物畫的,不同的師承與流派,不同的人生閱歷與感悟,在這裡相遇相交,相知相惜,在技藝切磋中增進了情感,在創作理念的碰撞與探討中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結下了深情厚誼。

  西南聯大、陸軍講武堂、聶耳墓、朱德舊居、擴紅紀念地、扎西整編遺址、扎西會議紀念館、一處處長征舊址……在這裡,我們回望長征歷史、傳承長征精神和文化記憶。歷史與記憶,仿佛一個印記,一種標識,一串基因,上至一個國家、一個族群,下到一個個個體的人,身份得以辨識。中國人的基因裏永遠流淌著詩以言志、文以載道的家國大義,永遠流淌著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的人生大智慧,永遠流淌著“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愛國精神。不忘本來,方能面向未來,我們要在不斷回望中堅守、傳承這種記憶,也要在不斷創新和創造性轉化中,讓歷史永不磨滅,讓記憶活在當下。

  是年,我初到香港,從北國到南方。一切都是新的,記憶將在這裡生長、延長。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741111